她回想起童年的生涯,真是如同一梦罢了!穿着黑色带金线的军服,佩着一柄短短的军刀,骑在很高大的白马上,在海岸边缓辔徐行的时候,心里只充满了壮美的快感,几曾想到现在的自己,是这般的静寂,只拿着一枝笔儿,写...
发表时间:19-07-17
传说印度有一种叫查塔卡的杜鹃,它只在雨天唱歌,只饮雨水为生。如果很久没 下雨 ,查塔卡就会停止歌唱;如果更久没下雨,查塔卡就会集体死亡而消失。 我走在雨中的时候,常常会想起这种印度杜鹃,想到这个 世界 上...
发表时间:19-07-09
怎么独自站在河边上?这 朦胧 的天色,是黎明还是黄昏?何处寻问,只觉得眼前竟是花的世界。中间杂着几条白蔷薇。 她来了,她从山上下来了。靓妆着,仿佛是一身缟白,手里抱着一大束花。 我说,你来,给你一朵白蔷薇,...
发表时间:19-07-08
我爱月夜,但我也爱星天。从前在家乡七、八月的夜晚在庭院里纳凉的时候,我最爱看天上密密麻麻的繁星。望着星天,我就会忘记一切,仿佛回到了母亲的怀里似的。 三年前在南京我住的地方有一道后门,每晚我打开后门,...
发表时间:19-07-01
我常常遗憾我家门前的那块丑石:它黑黝黝地卧在那里,牛似的模样;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留在这里的,谁也不去理会它。只是麦收时节,门前摊了麦子,奶奶总是要说:这块丑石,多碍地面哟,多时把它搬走吧。 于是,伯...
发表时间:19-06-22
在苍茫的大海上,狂风卷集着乌云。在乌云和大海之间,海燕像黑色的闪电,在高傲地飞翔。 一会儿翅膀碰着波浪,一会儿箭一般地直冲向乌云,它叫喊着,就在这鸟儿勇敢的叫喊声里,乌云听出了欢乐。 在这叫喊声里充满着...
发表时间:19-06-07
遇上一个人,要多少缘分,爱上一个人,更要多少缘分,我和你注定今生有缘无分。你的离开,我只能听着伤感的音乐,在扑鼻的海棠花下沉默。 你我相遇相知在那个开满丁香花的雨巷,在无言中彼此都有了好感。没有言语的...
发表时间:19-06-04
是呵,谢谢您,我喜,您也喜,大家同喜!太太,您比在北海养病,我陪着您的时候,气色好多了,脸上也显着丰满!日子过的多么快,一转眼又是一年了。提起我们的冬儿,可是有了主儿了,我们的姑爷在清华园当茶役,这年下...
发表时间:19-05-25
文|胡适 01 我小时身体弱,不能跟着野蛮的孩子们一块儿玩。我母亲也不准我和他们乱跑乱跳。小时不曾养成活泼游戏的习惯,无论在什么地方,我总是文绉绉的。所以家乡老辈都说我像个先生样子,遂叫我做穈先生。 这个绰...
发表时间:19-05-20